【栗プリン】「恐山ル・ヴォワール 」を歌ってみた。【金】_201316124120  

↑【栗プリン】「恐山ル・ヴォワール 」を歌ってみた。

 

今天一早起床,先是看向我哥的床鋪,棉被折得很整齊,再跑去隔壁的房間,發現家裡空無一人。

這時才想起來,爸媽今天跟其他人去賞梅,而我哥則是去上課了。

再想到今天必須要自己去搭客運,然後離開台北,感覺好淒涼...

隨手拿起手機,立刻播放出音樂,我需要一點熟悉的東西在自己身邊,不然會害怕、擔憂、煩惱。

當時出現就是這首歌,恐山ル・ヴォワール,它的旋律勾起昨天的記憶。

  

↑【栗プリン】「恐山ル・ヴォワール 」を歌ってみた。

 

還記得,爸爸相當高興地找我跟我哥,去聽他突然靈光一閃的自製遊戲,結果後來被我用好幾個缺點擊潰。

1.卡。遊戲的流程不夠順暢,就像卡坦島,資源沒放好,卡卡島就出現了。

2.乾。這有一大部分是因為卡而出現的,就像皇輿爭霸(DOMINION)一樣,起初新鮮沒問題,但是久了就是不斷自己連段而已。

3.互動。一旦出現卡、乾的情形,那就很有可能伴隨著互動不足。遊戲好不好玩是看人,不然跟玩單機有什麼兩樣。

4.不可替代性低。這個大家應該很容易理解,也就是說能不能很簡都就找到替代的東西來玩。

5.成本與售價。推出新遊戲,勢必所有東西都要錢,那麼不可替代性低的話,人家用低廉的替代品玩就好,為何要花較高的錢去買。

6.新意。遊戲的內容,是否有涵蓋新的機制,或者是舊有機制翻新。

根據這幾點,爸爸終於放棄跟我爭論他設計的遊戲肯定會大賣了。

 

看到爸爸的樣子,我拿了一張紙跟筆還有10元、5元、1元硬幣各1枚,還有骰子6顆。

我:「我來教你玩一些新的遊戲吧。」

爸爸:「這是要怎麼玩?又沒有東西。」

我:「一樣可以玩啊,到時候只要負責說話跟擲骰子就好。」

我把媽媽還有我哥一併也拉進來,媽媽肯定也是霧煞煞,但我哥已經知道了。

我:「這裡有3枚硬幣,請你們挑選代替自己的棋子。」

我:「請問你們希望自己是什麼?」

剛開始,爸媽不太懂這句話的意思,我舉了很多例子,像是軍人、農夫、國王、士兵、通緝犯之類都可以。

爸爸選擇了獵人、我哥選擇農夫、媽媽是國王。

我:「請問種族是什麼呢?」

我又舉了一些例子,貓、狗、人、狼,或者是狼+人變成狼人,各種都行。

我哥:「那能不能是蝙蝠俠?」

爸爸:「好!我就要蝙蝠俠!」

看到這裡,大家應該已經明白我要帶他們玩的是什麼了吧,就是D&D的遊戲,只是被我簡化了相當多。

這遊戲,最重要的就是我所扮演的位置,因為整體世界架構就在自己的手中,平衡、樂趣是最重要的。

因此,要盡量滿足玩家的需求,所以爸爸就成了蝙蝠俠獵人...

這邊就直接列出遊戲初始的設計吧。

爸爸:蝙蝠俠獵人,本身是蝙蝠修練千年成精,專長獵殺人類,目標是將整個世界成為蝙蝠王國。

媽媽:人類國王,把人類的貪婪慾望無限擴大,早已統治世界,但仍不滿足於現狀,聽說有蝙蝠王國,也想要把權利擴展過去。

我哥:人類農夫,沒有任何專長,單純就是只會種田,但卻意外地能夠種植出與眾不能的植物!

地圖當然是隨我畫,遊戲就這樣子開始了。

過程中,國王透過犧牲軍隊獲得了征服世界的秘寶,農夫種植出蝙蝠一旦看到就瞬殺的終極植物,蝙蝠俠獵人獲得了光速飛行的能力。

靠著語言、還有簡單的骰子判定,讓整體遊戲運轉下去。

然而這樣的情景已經消失不見,客廳裡昨晚玩得相當瘋的痕跡,完全找不到。

那一瞬間,我以為地獄少女三鼎御景柚木的狀況發生在自己身上...

 

現在,我準備著東西,要離開家裡前往員工宿舍。

不管旅途上發生任何事情,人生這條路依舊會走下去,直至死亡。

戀棠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