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曾經跟御兔講過的小說構想。

原本是預計在10/6號初音演唱會之後兩、三天就要寫出來,不過似乎有很多事情的緣故,所以拖到了現在。

廢話就不多說了,直接來看文吧。

 

我們的ACG戰爭

第一章。

西元2012年9月17日,T1公國的外島領土遭受11區國用金錢向國際組織購買,隨之派遣軍隊佔領,阻止T1公國的船進入領土外海捕魚。

T1公國不甘被欺壓,立刻向國際組織宣示領土主權,卻遭漠視,並被警告11區國才是該領土的所有國。

T1公國人民無法忍受這樣的結果,在民間爆發反11區國的聲浪,拒絕所有從11區國來的所有事物。

戰爭就此展開!

 

「以下是T1公視記者為你報導...」

媽媽將剛燒好的飯菜放在客廳的長型玻璃桌上,轉頭望著電視道「真是恐怖,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說完又立即轉身走進廚房忙了起來。

「來幫我把飯鍋的飯端過去,順便再拿幾雙碗筷跟大匙。」媽媽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

「哦,來了。」小草的屁股從椅上上抬起,往廚房走去道。

電視傳出記者的聲音「因此政府呼籲暫時請不要參與任何與11區國有關的活動,避免有心人士製造動亂!」

「欸,小草,媽媽問你。」媽媽洗了手後在圍裙上擦乾道。

「什麼事?」

「你說10月多要去的那個演唱會,危不危險啊?」

「會有什麼危險?就只是個演唱會而已啊。」小草把飯端過去後又回到廚房道。

「是沒錯啦,不過現在外面不是很平靜,媽媽總會擔心...」

「不用擔心,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去。阿佐、阿輝他們也會跟我一起去啊。」

「哦,那你自己要小心點。」媽媽的臉上仍掩不住擔心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懂得照顧自己。」小草把碗筷放在玻璃桌上道。

 

10月6日,初音未來首次來T1公國的演唱會,早在7月13日首賣那天,小草就已經搶到A席的門票。

小草心中超級期待,每天每天倒數日子,暗暗想著"不管發生什麼事,我一定要去!"

原因無他,只為初音。

自從國中時期得知,初音以一首甩蔥歌打進EU列國後,便深深被她吸引。

翠綠的兩條頭髮掛在兩邊,身著怪異水手服,還滾著綠邊。

在修長的手指上塗著淡藍色指甲油,聲音帶有獨特的鼻音,都讓小草在這幾年來近乎瘋狂地追崇初音。

約在一年前左右,小草從網路看到初音在11區國的東京及札幌兩場演唱會後,心情激動不已。

這次就拉著好友阿佐跟阿輝兩人一起去初音在T1公國的演唱會。

「那天我不會去喔。」阿佐搖了搖頭道。

「咦?你說什麼?」小草將三張A席門票拿出來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的事件,T1跟11鬧得不可開交。」阿佐拉開椅子坐下道。

阿佐接著道「而且我媽說可能會有危險,我也是這樣想,所以對不起了。」

「危險?會有什麼危險?只是一場演唱會啊。」小草皺起眉頭道。

「總之,我是不會去的。」阿佐堅決地道。

「那你呢?阿輝。」小草轉過頭望著阿輝繼續道「該不會也跟我說你不去吧?」

阿輝面有難色,支支唔唔地說不出話來。

小草見到阿輝的樣子後道「算了,算了,那天我自己一個人去吧。」

小草繼續接著道「門票可是在首賣當天就被一掃而空耶...」

阿佐回道「演唱會又不是只有這場,還有HK特區的啊,那時候再去比較保險吧。」

「那可是要出境耶,得多花多少錢啊?A席門票價格2900元,你們知道嗎?而且說不定還搶不到。」小草也回道。

「可是現在我們跟11區國的關係鬧得很僵,說不定初音不會來了。」阿輝說道。

「嗯啊,而且新聞也說了,政府呼籲不要參加11區國的活動...」阿佐話未說完便被打斷。

小草打斷道「說到底就是不願意去就對了啦,我自己去!」

 

西元2012年10月6日,11區國聲明希望能借音樂的力量,讓雙方回到合作的關係。T1公國也宣布這是要重回經貿的第一步,務必順利完成。

小草看著當天報紙的頭條新聞,不由的笑意表現在臉上。

「媽媽,妳看,連政府都說會順利完成,妳就別瞎操心了。」小草大聲地呼喚道。

媽媽從房間裡走出來,打開電視道「是這樣子嗎?」

記者的聲音從電視傳出來「現在早上時間六點整,我們可以看見台北展演二館的附近,全部都是人的一個狀況,其中有不少的民眾是在這邊舉著拒絕11區國的牌子。現場的警力也突破了兩百名,把排隊入場與抗議的民眾區隔開來。T1公視記者為您在現場報導。」

「小草還是不要去好了。」媽媽擔心道。

「沒問題的,政府也派出兩百名警察了啊。那我出門了。」小草將最後一口早餐往嘴裡送去。

「自己要小心啊...」

「知道了啦。」

"現在出門的話,到那邊大概九點多十點。隊伍應該已經排很長了吧。要不是媽媽不准,我早就去夜排了。"小草一邊想著搭上了公車。

"來聽一下初音的歌吧。"

小草從包包裡拿耳機戴著,現在正放的是羅剎與骨骸這首歌。

在東京演唱會時,初音身著紅色浴袍,手持紅色扇子不停舞動,配合節拍很有引誘人的感覺。

「結局皆樣他人事」

「結局皆樣他人事」

「結局皆樣他人事」

小草彷彿看見自己也在台下跟著初音大喊,光是想到這裡,心情便不自覺地激動了起來。

 

「都處理了嗎?這次11區國來我們這邊舉辦演唱會,怎麼可以不好好歡迎歡迎!」

「是。一切都已經好了,就等開幕。」

「哈哈哈,準備讓11區國大吃一驚吧,我要讓他們深刻難忘!」

 

「真多人啊。」小草努力地在人群中擠著,不讓自己的位置被人插前。

「還有十分鐘。」小草看著時間道。

在入場前的這段時間裡相當容易出現,某親友黏到某人身上,只要稍不注意,自己在隊伍的號碼就往後掉。雖然是A席的票,但A席也是有分前排與後排的。

「麻煩排隊入場的人,請先將票拿給工作人員,並記得蓋手章,等會方便進場。」工作人員拿著大聲公喊著。

「今天是10月6號,初音首次來T1公國的演場會,還有五分鐘就要開放入場,請各位待會請勿推擠,按照順序來。」

「非常感謝大家支持初音,還有不到一分鐘就要開始了,請各位將聲音借給我,一起倒數!」

「十、九、八...」工作人員的聲音在大喊著。

「十、九、八...」全場的氣氛跟著沸騰了起來。

「三、二、一...恭喜演唱會正式開始!」

小草跟著隊伍前進,看了一下前面,自己大概還要幾分鐘後才能入場。

「前面的,要不要一起啊?」聲音從小草的後方傳來。

「我跟你都是一個人,等等進去後難免被擠到後面,我們身型比較小,也沒帶包包之類的東西,肯定能往前鑽。」說話的人是個戴眼鏡的人。

小草毫不考慮就答應道「好啊,多一個人陪著聽也比較有趣。」

「我是小A。」

「叫我小草就可以了。」

在兩人閒聊一下後,輪到他們進場。

「快!跟緊我!」小A頭也不回地向前方鑽去。

由於有小A在前面開路,小草就只要跟著就可以了,不一會兒便到了大約前面兩百多人的位置。

「小A你好厲害喔。」小草一邊喘氣一邊說道。

「嘿嘿!」小A也在喘著。

「這是初音的甩蔥歌!」小A說道。

「嗯。當初就是因為這首歌認識初音。」小草回道。

「哈,我也是耶。」

「不過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小草環視一下四周道。

「怎麼了,不覺得啊。」

「我記得東京跟札幌的演唱會都有真人伴奏啊。」

「會不會在正式開始時才會出現?」小A反問道。

「可是你看台上完全沒有準備樂器啊。」小草伸手指了指舞台的兩側。

「那可能是事先錄好,再跟初音的聲音一起播放吧。」小A解釋道。

「嗯,也許吧。」

突然會場的燈光完全熄滅,只剩下一片漆黑,全場的聲音也跟著安靜下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演場會即將開始。

隨後從舞台上一束白光照射下來,初音側著臉龐由台下緩緩上升。然後以極慢的速度唸著「one,two,one two three...」

全場的聲音也喝著「one,two,one two three...」

「ya!」

初音的左手猛然向上高舉再重重甩下,開始一連串的舞蹈動作。

初音在T1公國首次演唱會正式開始!

 

初音一口氣連唱了四首歌后,終於停了下來,並且向大家鞠躬,然後全場爆出喝采的聲音。

初音左右望了一下後,用中文的發音道「大─家─好─」,接著將右手放在耳後做傾聽的樣子。

全場回道「你─好─」

初音似乎感覺不滿足又再說了一遍「大─家─好─」。

這次全場的聲音更大,幾乎要將會場的屋頂給掀開「你─好─」。

初音自我介紹道並向大家揮手小跳著「初音ミクです(我是初音未來)。」

皆楽しいでね(大家要玩得開心唷)。」說完,初音又繼續下一首歌。

「小草,初音講中文耶!好可愛喔。」小A用手肘推了一下小草。

「嗯啊。真的,尤其那童稚的聲音。」小草迷醉地道。

「這次有來,真是太好了,那兩個笨蛋居然還不來。」小草自言自語道。

「誰啊?為什麼不來?」小A問道。

「之前原本是要跟朋友一起來的,可是他們突然都說怕會有意外,所以不來了。你看,演唱會不是好好地在進行嗎?」

「那就別管他們了,我們繼續享受吧!」

初音的歌曲一首接著一首替換著,每首都不會全部唱完,大都唱到一半能夠接續下一首歌的時候就換,所以完全沒有任何的停頓,全場的氣氛已經被初音帶動著。

 

「我看,差不多了,可惜的是11區國不知道從哪得到消息,竟然把人都已經撤走了。」

「嗯,沒關係。看看這些屈服於11區國的人,對T1公國來說根本就是害蟲,死再多都不足惜,動手吧。」

「是。」

 

在會場的所有出入口突然發生多起爆炸,那轟隆震天的聲音完全蓋過初音的歌聲。全場的人不曉得出了什麼事情,完全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初音繼續唱著「見計らったように発車のベルが鳴った(好像計算好似的發車的鈴響了)。」

有人驚覺可能會無法離開會場,大聲地喊叫道「我們被困住了!誰有手機趕快對外聯絡!」

原本安靜的眾人,因為這句話引起了大家的害怕,爭先恐後地衝向距離自己最近的出入口。這時才會發現真的出不去,想要離開門口卻被後面人不斷地擠著。

小草看見一個女孩子被撞倒在地上,想要過去將她扶起,不料身旁的人像是沒有看見地上有人似的,不停地踩過去。

「住手!讓開!」小草不斷地撞開其他人,希望能夠把那個女孩子從大家的腳下拉出來。

跌倒的女孩子發出痛苦的呻吟,一隻手懸在半空中,希望能夠有人拉她一把。但是她的聲音太過細微,她的手臂像是一根針般地渺小。

還沒有等到小草靠近時,那隻手臂就已經失去力氣摔在地上。

「小草,別過去,那邊太危險了!」小A趕緊將小草從人群中拉離。

沒有時間讓小草感傷,在會場的上方又響起了爆炸的聲音,這次的聲響比起之前的要來的大,大到足以炸坍整個天花板,許多鋼筋水泥石塊從上面掉下來,整個會場已經亂成一團,到處都能夠聽見哀號聲。

從剛剛到現在,不過數十秒的時間,就已經有無數的生命流逝。

「這是恐怖攻擊!小A,這是恐怖份子的攻擊!」小草激動地喊著。

一塊不算小的石塊從小草身旁砸下,完全來不及反應,小A便再也無法回應了。

小草失神地跌坐在地上,不知何時臉頰上滿是淚水。

又是一聲令人絕望的聲響,從會場的周圍開始開始起火,燃燒地十分迅速,相當地旺盛。原本躲在出入口門邊附近的人,無一倖免,頓時成了人間煉獄。

在自救都成了問題的當下,沒有人願意伸出手去救其他人,大多數著火的人就這樣活活地被燒死。這還算幸運,沒被燒死的,則是倒在地上殘喘著,痛苦等待生命的終點,只是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どうしても言えなかった(無論如何就是說不出來)。」

「この気持ち 押さえつけた(壓抑住的這份心情)。」

除了討厭的聲音之外,還有初音的歌聲仍然持續著。

「我只是喜歡初音啊,為什麼要遇上這種事情啊?」小草自言自語地道。

小草抬頭看向初音,發現初音也正低頭望著自己,眼神中流露著悲傷,下一秒小草的眼前便一片黑暗了。

原來是有另外一個石塊掉下來剛好跟身旁的石塊卡在一起,中間留有狹小的縫隙,勉強能夠擠下小草,不過他的右手已經被掉下來的石塊壓在下面,額頭也撞傷,正流淌著血。從外頭來看已經完全被掩實了。

不知道從哪邊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是連續的槍響。

小草緊閉著眼睛,不敢去想像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大概能夠猜得出來,原本那些沒死的人,現在應該都死了吧。

「好了,趁政府的軍隊來到之前,我們趕緊撤離。」

「是。」

"走了。"

"他們走了。"

"他們說政府的軍隊正在過來,我有救了。"

小草想到這裡,不禁感覺逃過一劫,鬆了口氣,隨即目眩起來,在暈過去之前,耳邊聽見初音的歌「ねえ サヨナラってこういうこと?(ㄋㄟˋ再見是什麼意思?)。」

 

「快過來,我這裡發現一個男孩,他還有生命跡象。」

「幫我把這石塊挪開,他的右手被壓住,小心點。」

「醒醒,你還有意識嗎?」

「唔...嗯...」小草的眼睛緩緩張開,看見許多名警方的人正圍在自己身邊。

「你有沒有看見整個事情的經過?不必說話,只要點頭或搖頭就好。」

小草吃力地點點頭,只是這樣的一個小動作,讓他頭又痛了起來。但是小草很慶幸有痛覺,因為這代表自己還活著。

小草沒有注意警方的一個眼神,然後被放回原本的地上。

「放心吧,一切都結束了。」

小草安心地閉上眼睛,帶著微笑陷入了昏迷。

一聲槍響是這次演唱會最後的休止符。

 

西元2012年10月6日台北展演二館受到恐怖份子的爆破攻擊,政府立刻派遣特種部隊前往,消防車、救護車跟五百名警力到現場待命。

「根據政府表示,等警方攻堅進到會場時,已經沒有任何生還者的跡象,而恐怖份子早已經離開。這一次攻擊是早已預謀準備好的,未來不排除恐怖份子繼續發動攻擊,因此呼籲民眾盡量不要參加任何與11區國有關的活動,避免有心人士製造動亂!

「以上是T1公視記者為你報導。」

 

─完─


以上,內容相當簡短,劇情也很粗糙,感覺不怎樣的小說。

我的寫作能力實在還要再加強才行。

看完有什麼想法,歡迎請告訴我唷。

另外,這算是個黑暗面的故事,吧。(應該...

戀棠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糖(^_^)
  • 怎麼會是不怎樣ㄉ小說ㄋ??<<寫ㄉ很好呀
    窩很~喜歡呦!!加油加油加油^_^///
  • 啊哈哈,很開心有人喜歡。
    謝謝你的支持囉。(笑~

    戀棠草 於 2012/11/07 2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