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股力量,我所能夠掌控的。

一早醒來,外面正下著大雨,然而我哥跟大姊卻還在睡,完全也不想想等等上學要遲到了。

我漱洗完畢之後,開始整理要去上學的物品,整理完畢就坐在客廳等著看我哥跟大姊什麼時候要起床。

望著牆上的時間,遲到了。

看來要去開車了嗎?

大姊終於有醒過來的跡象。

她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望向窗外,發現正在下大雨,隨後就說了一句話「颱風天呢,放假。」之後又倒在床上。

就連我哥也是一副下大雨放假的樣子,繼續癱在床上。

我「沒有颱風天,沒有放假,我們遲到了!」

大姊「我剛剛已經打電話給學校說我們這裡颱風天,所以不能去上了,對方也答應了唷。」

我醒過來瞄了一下枕頭旁邊的時鐘,7點50分嗎?換個姿勢繼續睡覺。

回神時,人已經跟我哥在公車上了。

至於原因嘛,腦袋裡的記憶是有個女孩子出現在家裡,請我跟我哥兩個人幫忙。

而那個女孩子正坐在公車後門後面的第一個位置上。

激────────────

一陣緊急剎車的聲音響起,整輛公車翻覆了過去,還不停地向前方衝去。

這裡是公速公路,不制止的話會釀成很大的災情。

第一時間,我跟我哥同時有了動作。

我向後方躍去,抱著那個女孩子,在身旁凝聚土的力量包覆住公車的骨架,不讓車體扭曲變形,也擋住玻璃破碎傷人的可能性。

我哥則是以風的力量直接向公車最前頭的擋風玻璃撞去,他一衝出公車的同時,靠土形成一道斜坡不停地向天空延伸,要減緩整輛車子的速度。

等公車安全之後,高速公路的後方早就亂成一團,而高速公路的前方有一個人影閃過。

我確認那個女孩子安全之後,跟著我哥兩人去追閃掉的人影。

使用風的速度之後,很快地就追上人影,他閃入旁邊的火車站裡。

我哥提高速度在他即將沒入火車站的時候,一拳包覆著火焰直接擊向人影的背部。

人影被打飛了出去,卻依然能夠爬起來繼續跑。

他跳下月台,順著鐵軌繼續逃跑。

我跟我哥也一併追去,但我心中有股不祥的預感。

在跳下月台的瞬間,我瞄到身後的火車站不再是五顏六色,而是單一的顏色,那是經不起時間歲月而泛黃的顏色。

追了一陣子始終無法趕上人影,我拉住了我哥。

我「別跟!快回去!」

我哥沒有說話,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盯著我。

我不曉得該如何解釋心中的那股感覺,直接往來時的路衝去,我哥緊跟在後。

當我們兩人跳上月台的時候,那一切都變了樣。

整個火車站都沒有人,眼前的只有那泛黃的顏色,染上了所有的景象。

我「平行世界嗎?」

我哥也在思索著。

我跟我哥跳下月台再跳上另一邊的月台。

從月台的兩旁突然衝出一大群人,其中一方不停地喊叫著,而另外一方則是完全沒有任何聲音。

我跟我哥同時用黑暗隱藏自己的身影,然後向上方跳去,雙手釘在牆壁上面,等著接下來雙方的衝突。

喊叫的那方有一個人跳了起來,作勢要衝撞另外一方,當她經過我跟我哥的腳下時,她似乎注意到了我們,眼角朝這裡瞄了一下。

接下來是兩邊打起來嗎?

錯了,根本是一面倒。

喊叫的那方完全沒有力量去抗衡,真不明白既然差距這麼大,為什麼還要找對方發起衝突。

剛剛注意到我跟我哥的人被打飛出去,落地之後眼睛就一直注視著我們這裡。

她的旁邊有一個人蹲著,她不曉得在說些什麼。

隨後聽她說話的人就像發狂不要命似的朝安靜無聲的那方衝去。

當那個人血濺當場的同時,那個女人努力地爬起來但是卻又跌在地上,她大聲地喊著、吼著,但是我卻完全不懂其中的意思。

在她的聲音發出之後,她的同伴完全像剛剛那個人一樣,不要命地死命衝向另外一方。

在半數人都死去之後,我哥從牆上落了下來,也解除了黑暗,我也跟上我哥。

我「怎麼了?」

我哥「那群人可能將我們當成了神,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場不可以逃避的戰爭。」

當我們落在地上的同時,那群人爆出雷般的聲響,我不曉得他們在呼喊些什麼,但是卻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喜悅。

安靜無聲的那方有一個亮光體走了出來,它伸出類似手的東西向我襲來。

我轉身手刀一個橫劈,一個無形的風刃直接切開了它。

那群人頓時安靜了幾秒鐘,之後是爆出更加響徹雲霄的聲響。

那個女人被扶到我哥面前,似乎想跟我哥表達什麼。

我望向安靜無聲的那群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地球的生物。

之後又有幾個亮光體出來,我張開右手發出刺眼的光芒,想利用光刺穿它們。

結果沒想到,這幾個亮光體居然完全不怕光的攻擊。

我將右手的光轉為暗,並且同時握拳抓緊,那幾個快到我面前的亮光體就被周圍的黑暗擠壓到變形,之後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接下來幾乎都是我表演的時間,不管對方有多少東西出來,總是無法靠近我半步。

不過同時我也很訝異,那些東西不是只有亮光體而已,居然也有炙焰體、旋風體、流水體等等的差異。

但是對我來說,並沒有任何差別,反正它們頂多不怕一種元素而已。

突然我哥拍拍我的肩膀,我回頭的瞬間,有一個人以風的速度衝過我的身旁。

我轉回去看到的情景是,那是喊叫方的人,他右手冒著火焰貫透了一個旋風體的東西,然後像是精疲力盡地跪在地上。

我「你教他們了?」

我哥避而不答「這些東西是人類製造出來的。」

我「人類製造的?我完全想不出來這些東西有什麼用處。」

我再次醒了過來,枕頭旁邊的時鐘告訴我,現在的時間10點50分...

 

那群人以及那些東西、那泛黃的時代、那個閃掉的人影、那個請我們幫忙的女孩...

對我來說,已經找不到答案了。

戀棠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