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我被叫醒,我哥需要有人載他去搭捷運,而我就是那個被需要的人。

我難得做了一個稍微有印象的夢,平時做的夢根本就沒有印象,只知道有做夢而已。

 

在現今的社會裡,「秩序」以及「律法」是兩個相當重要的規範。

我擁有極廣泛的影響力,去顛覆、去挑戰這兩樣權力。

被設計陷害誤殺一名無辜的人民,而且他還是跟隨著我的人。

在秩序與律法的審判下,我被判入獄。

那些企圖瓦解我影響力的人,以為這樣就能夠達到目的,但是並沒有。

在獄裡,我結合了囚犯、警察兩方面的勢力再加上外面來劫獄的人,我開始了逃獄的過程。

 

我躲在床鋪下,等待著熄燈睡覺的時間點。

刷!

眼前一篇漆黑,聽著警備人員離開之後,開始準備一連串行動。

我的身旁有在獄中認識的其他人,他們願意相信我,認為我必須逃走,所以選擇給予協助。

等眼睛能夠稍微適應黑暗之後,我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一切即將開始。

當我準備起步動身之際。

切!

瞬間房間燈火通明。

原本早應該離去的警備人員竟然又折返回到房間,並且毫無預警地打開電燈。

此時的我仍舊在床鋪底下,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沒多久,隨後走進來一位女軍官。

從她說出來的內容可以得知,有人入侵,目的應該是要將我帶走,簡單地說就是劫獄。

女軍官希望要加強防範,尤其是對我的監視。

聽到這裡,只能嘆可惜了,這巧監視我的警備人員是受到我影響的人,所以我並不在那間房間裡面,而是在這間一般囚犯的房間裡。

女軍官話說完之後,她轉身巡視了一下房間裡有無異樣。

此時,一位警備人員背對我這邊,悄悄地遞了一把手槍給我。

在房間內除了女軍官以外,光是警備人員就有四成是我這方的人。

女軍官走了,房間內的光線再度消失。

適應了黑暗後,行動再次開始。

在我離開床舖底下時,突然聽見不遠處,女軍官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還真能躲,我以為不出來了呢。」

!!!

是什麼時候被發現?

巡視房間的時候嗎?

還是警備人員遞手槍給我的時候?

此時追究這個原因很明顯並不是現在應該要做的事情。

燈還沒有被打開,趁黑暗還未被驅散之前,逃出這個房間,往漆黑無盡的方向奔去。

身後聽見有許多腳步聲緊緊跟著,我知道這其中肯定有自己的人與女軍官的人。

而他們正等待著時機會從中作亂,協助我順利脫困。

沒多久,後方傳來一陣極大的聲響,我沒有停下腳步,要是我在這裡停下來的話,就愧對用自己的生命將我護送到這裡的人。

身後還有一個人緊緊跟著,那是遞手槍給我的警備人員。

他細聲地說「向那個方向,然後左轉找一個直行的樓梯,穿越過去後右轉,那裡正在施工,能夠透過那裡直接逃出這裡。」

我遵循著他所說的方向跑去,而他卻停留在原地,直到後方響起其他人的腳步聲後,他獨自朝另一個方向跑去。

誘餌嗎?

左轉,有個直行的樓梯。

有了,就是這裡,穿越之後右轉,那是一扇大門正敞開著。

穿過大門之後是一個極度陡的坡道,我順著斜度滑了下去。

不遠處前方的確有正在施工,在那裡可以直接穿過監獄的圍牆。

我直奔到工地的那邊時,附近居然全是警備人員,並且打著探照燈正在搜尋可疑的人影。

我躲在一旁,冷靜地想,對方料想我會從這裡逃脫出去,所以肯定早在這裡加強人手戒備。

可惡!只差那麼一點點!

我握緊了手中的槍,粗略估計對面至少有30多人,可行嗎?

在我還未去細想整體的情況時...

一個聲音鑽進我的腦袋「喂!起來,載我去捷運站。」

我睜開眼睛。

原來我在細想夢的過程時,又不自覺地睡著。

看樣子我只能幫助夢中的自己到那裡了。

極度影響力?

我也是被影響的其中之一嗎?

所以做夢去協助夢中的自己?

不論如何,那個結局我肯定再也見不到了。

我說過,夢中的時間不會因為我沒有做夢而停下,就像08/31那個夢一樣。

戀棠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