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JPG  

↑中二病也想談戀愛!

 

印象中這是去年的新番,就在今天才有幸將它從第一集到最後全部看完。

裡面的許多動作或者設定,說實在的,自己也曾經有過,所以觀看過程中,會不禁笑起來,也會跟著他們一起感覺好丟人。

想著過去的自己,總會想把那時的自己殺掉。

在劇情的後面,六花舀一杓水從他爸爸的墓碑上淋下。

六花媽媽說了一句話:「如果從頭上林下去的話,爸爸會冷喔。」

瞬間我的腦袋中空白,這是什麼感覺?

難道只有像六花這種邪王真眼才叫做中二病嗎?

那擅自想像淋墓碑爸爸會冷或者是認為自己突出與眾不同也叫做中二病呢?

為何前者被視為長不大,後者卻被認為正常?

 

說說我自己吧。

從小,我認為每個人是與眾不同,深信著誕生於這個世界上一定有自己必須要去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替別人完成那件事。

直到現在依舊這樣相信著。

我總能夠將事情仔細地想過一遍,然後認為自己能夠辦到,並且也這樣告訴著自己。

上面這兩點,其實就是中二病,但是卻看起來相當正常,對吧?

 

高職的時候,我認為自己有雙重人格,並且是顯性的(像六花那樣表現出來)。

那時候也有留下一些紙筆紀錄,被我至珍重地收在一個包包裡。

 

現在,有時候會下意識地看著自己右手,逐漸緩慢地握成拳頭。

心裡面不自覺地想著『把全部的力量爆發出來!』

這是過去中二病留下的習慣,到現在仍舊改不掉。

 

整部劇情我一直期待著森大人的復活,但是很可惜,並沒有如我所願。

從中二病裡畢業。

這句話對我來說適用也不適用。

因為只是從過去顯性變成為隱性而已。

沒有人知道,當我抬頭望向天空時、握緊拳頭時、閉上眼睛時,中二Trun On!

 

總會希望自己能夠居高臨下眺望,不是站在高處,而是從神的角度出發。

涼宮春日因為一場棒球比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因而獲得力量。

小時候我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但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生。

就像十花說的:「這就是現實!」

但是,因為是現實,所以就放棄嗎?

十花說:「這樣太不負責任了。」

那麼夢想呢?

 

仔細瞧,過馬路時。

有些小孩子只踩白線,但是沒有一個大人會這樣做。

原因可能是好玩,但說不定是中二病。

黑暗勢力已經隱藏於地面,只有地面上白色發出光芒的線條才能為你指引方向,如果沒有走好就會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可是我以前過馬路只踩白線的想法呢。

 

中二病不一定要畢業。

能夠適得其所,發揮所長,這就是我現在做的。

遇見困難的事情,只要深信自己還有力量,不管是什麼問題,都能夠應付。

獨自一人搭乘捷運時,每節車廂都成為了戰場,與敵人作戰著。

猶豫不決時,我有小全、小多可以提供建議。

getImage.jpeg  

↑小全、小多

 

不過還是得認同一句話。

中二病真的感覺很丟人。 

戀棠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